• 暂时消失一段时间 - [鸡毛蒜皮天天见]

    2010-05-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anaipo-logs/64195285.html

    最先知道这件事的是阿炎,几个月前她问我“你为啥还要装不知情地拒绝表态啊?”

    我说我在等,等她早晚有一天终于了解到我没什么了不起也不值得关注之后,对我的爱自然死亡就好了。

    本来我一直觉得这段对话直接被我拿去写小说都不用修改,因为文艺得跟九流言情一样。结果你的爱还没死,我倒先举白旗了……

    那么致这位变着各种各样ID留言或者发邮件给我的同学:

    首先谢谢你这么久以来锲而不舍的爱。

    无论是一个人追到北京来的魄力还是勇气,在某种意义上我很是敬佩你。但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首先,你不可能要求我以你对我的爱那般去回报你。我也没有任何义务,对你的各种各样行为负责。虽然我不知道现在的你是否成年,但是你的监护人始终是你的父母而不是我。

    其次你根本不了解我。在网络上也好,在实体书上也罢。你通过文字所了解到的,与其说是我的一个侧面,倒不如说是我用文字给自己塑造的某种形象。它不真实。甚至有可能是完全的虚假。再有说句也许会很伤你心的话,那就是,你之于我不过是个陌生人。所以我不可能回复你那简直无理到滑稽的“告诉我你在北京哪里我好过去找你”“我只想亲手煮东西给你吃”的要求。

    你说你独自跑来北京找我是“正当关心”,末了却又加上一句“我要是还在原地呆着那我还不如喝砒霜好过”来让我快点回复你的邮件——这前后的逻辑关系是不是有点太可笑了?

    如你这样的斯多卡——对不起,我终于忍不住对你报以这样的称谓可能会让你伤心,但是,我别无他法——其实我之前也遇到过好几个(甚至其中一个还惊动了她的亲姐姐,跑来邮件要求我“希望你能理一理我的妹妹,因为你的存在已经影响到她的正常生活了”……如果不是看在她是长辈的份上,我觉得自己很可能就回复说“你自己踩到一块香蕉皮滑倒了,是不是要报复在场的所有人啊?”),而这也是我最近几年来越来越不会把自己的稿子放到网上与公布刊登自己文章的杂志以及自己常用的马甲们、以及要求知道我真身的读者不传播不推广的根本原因。

    我不是故作姿态的低调,我只是想给自己减少一些麻烦。

    但是自从去年开始,也许我又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重新恢复了同人活动的我耐不住寂寞跑去参加了若干同人展。你之前一直说想要见见我,对于这一点我曾经有那么一瞬间差点就回复说“如果有机会,我们北京漫展见”,但是后来我想起曾经在上海的漫展上有过相当不愉快的经历就是在被问“你是水果君吗?”回答说“是”后被人啪地拍了照,接着又被偷拍了好几张 ,不过我想对方也没有什么恶意,而且我自觉自己长得没什么缺陷不能见人,所以也就自己心里不痛快一点,从没跟任何人讲起。但是今天你却说自己因为昨天CP6上确定我没在场之后,特地孤身跑来了北京。

    说真的,你的这种行为已经给我造成了相当大的困扰。

    再说得严重一点,你的这种行为已经算是对我正常生活的骚扰了。

    如果你真的喜欢我,那么请尊重我的个人生活与选择。也请先爱护好你自己。快点跟自己的家人联系,之后乖乖回家。我不过是一个平凡而且无趣的大人,正值青春成长期的你,只要稍微努力一点点,就能比我的人生要优秀多得多。

    如果你还不能降温自己的爱,那么我可以帮你——这个BLOG暂时就这么停掉吧,V-LV便利店本铺的更新我也不会再负责,一切事情都交给其他STAFF。不过我的嘀咕可能还会继续,因为它毕竟是锁的,而且我确定允许跟随的人里肯定没有你。当然,我也有可能会进一步踢人。

    以及如果事情再以让我厌恶的状态发展下去,我很可能做出终止自己的一切同人活动(包括取消接下来的所有出本计划、就此退出V-LV便利店、以及不再参加任何漫展),之后更改所有商业稿ID的决定。

    我无意以再次规范自己行为的方式替你的所作所为买单,毕竟在你了解的范围内,你肯定知道我经常要为一些稿子不吃不睡通宵写字甚至常常在忙完后大病一场。而我所强挤出时间进行的同人活动,毫不夸张地讲完全是在以消减自己生命为代价换取的时间。而在你不了解的范围内,我的家里自从进入2010年陆续发生一些可以说算是很严重的事情,严重到我没有办法以我自己的力量去改变的地步。

    所以我没有任何精力能够匀出来,去听你说话甚至说服你。

    请你到此好自为之。

    分享到:

    评论

评论分页: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