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禅月]Call me Call you - [坑坑的六道轮回]

    2010-03-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anaipo-logs/60433934.html

    07年给禅月写的冲神稿,还从没放过网上。

    至今写过的所有同人中……只有这篇觉得写得最差……原因是……我根本不会写情侣啊!!!!(爆)

    所以就……当我在BLOG备个份好了。

    记得当时制作禅月的时候格子说“我可以给你的这篇稿拖到6月9号,之后咱们就立刻下厂了,不然赶不上YACA!”……结果我拖到了6月11号,这人跟我发了好几天的“汹涌而来的冰冷杀意”表情……YACA前夜的前夜,我跟格子大半夜走在连空气都湿漉漉的广州街头,跟着她去找24小时自助银行给印刷厂打钱,看着她跟印刷厂吵架生气,当时内心以=口=这样一张脸想,“啊……同人本这种东西,看来我是一辈子都做不来主催了,好麻烦啊……”

    ……结果大家也知道了,禅月完售三个月,我就因为《修罗》走上了“同人本要么是自己把自己折腾死要么就是自己被别人折腾死”的不归路上。

    禅月肯定不是我们这帮从07年一直走到现在的人都最喜欢的本子,但之于我,恐怕是最难忘的吧。前两天跟伊谢要书,他讲“等回头快递你,我亲手包的哦!”我说我一点都不感动……结果他讲,“对啊,你当年可是因为嫌碍事,一手把我们刚包好的禅月的包装哗啦一下撕开的人呢……”

    ……如果不是他说,我可能都不记得我还干过这种当时差点让格子掐死我的事情……=。=

    因为这篇稿认识了米栗,这是至今想起来关于这篇稿的最开心的事情。

    不讲了,总是叨叨旧事会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
    Call me call you
    文/水果君

    Chapter 1
    据说背景时间是大江户一个和平的清爽早上。

    “把冲田总悟给我交出来!”

    一身旗袍打扮的中华女孩气势汹汹地站在真选组的门口叫嚣,一手掐腰一手持一把收拢了着紫色雨伞,伞尖正对真选组的大门。

    “小妹妹……”一名真选组成员从门内悄悄探出了头,“你有什么事要找警察叔叔解决呢?”的话还没等说完,神乐的霰弹枪子弹便从枪膛……哦不,是伞尖喷了出来打在对方的脸上身上,伴随着“嗷嗷啊啊”的声音,中华女孩不耐烦地眯起来眼睛:“同人本版面有限,路人A滚到一边去不要占用我们宝贵的公共时间。”

    接着出场的据说是真选组的大人物,黑发青年微合起一双青光眼冲着少女用美乃滋形状的打火机点起了烟:“总悟出去巡逻了,有事回头再说……”

    铮!

    雨伞与土方十四郎的剑顷刻交叠在了一起,真选组的年轻副长瞳孔有些许的扩张:“喂,我说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么,在大江户袭警可是重到要切腹的罪呦。”

    “你再撒冲田总悟的谎我就让定春咬下你的脑袋再顺着你的脖子往里面灌阿银爱吃的红豆冰!”神乐使出了吃奶的劲依旧压不下土方的剑,“冲田根本就没有去巡逻告诉你骗女主角的罪可是重到会让身为配角的你被发卡当十世好人的哦~”

    土方甩开她的雨伞向后一跳:“你家大人是怎么教你的,没听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么,如果改灌美乃滋我或许可以考虑要不要告诉你冲田现在的所在地。”

    “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你们到底懂不懂正确地使用成语啊!无论是红豆冰还是沙拉酱你们从一开始就搞错了争论的方向吧!”真选组队员ABC在围观过程中吐槽道。

    “Shut Up!”瞬间NPC们化作了鬼副长剑下的星星与中华妹妹雨伞上违背地球引力的雨滴。

    这篇同人的主CP自然不会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土神,但是以土方的性格一旦跟对方扛上不可能主动撤离战线,所以出来打圆场的必须是真选组的大将近藤猩猩。他渴望有型地阻止暴动于是冲进两人之间拿腔拿调喊了声“请大家躺下来一起做一个世界和平的梦”,下一秒就直接被打成了星星。

    再之后神乐坐在飞上天又掉在地化作陨石的近藤局长身上挖了挖鼻孔:“我说悟罹罗勲啊,我死去的爸比曾经说对女人说谎的男人都该去切腹阿鲁,阿妙大姐昨天还说在店里被客人送了一把好刀叫小虎彻哟不知道割猩猩肉快不快……”

    “星海坊主还没有死吧!!”

    “铮!”

    于是真选组的第一任局长近藤勲在歌舞伎厅女王神乐的S下屈打成招,供出了S星王子冲田总悟的位置。


    Chapter 2
    目的地是武州。

    车费自然是真选组的公款,土方十四郎遵照猩猩的吩咐拿钱来时一脸露骨的不满:“接个离家儿童还要花组里的预算,真选组几时变成大型托儿所了混帐。”

    下了车神乐把雨伞于手里转了转,刺眼的阳光在石板路晒开了花,视线所及之处空气都在蒸腾。团子头姑娘眯了眯眼睛,心想随便找吧。

    其实并不是迫不及待地想见他。

    每次见面都是吵架动手吵架动手加吵架动手。打得天崩地裂错杀成群,但是收场却容易得很,不是因为讨人厌的白毛黑毛家长赶到就是实在饿得受不了必须马上补给才息鼓偃旗。

    而出手的原因就更五花八门:“他用白眼球多看了我一眼”,“他挡在道中间不让我去买醋昆布”,“他见我带着定春去散步说要以‘有伤城市风化兼妨碍公务罪’逮捕我”,“他穿制服扛着火箭筒招摇过市的样子看了就叫人有气”,“明明听说是剑术第一却每次打架都不使全力”,“一边打还一边露出‘你来砍我嘛我不怕你砍砍伤了我有公费治疗也不用你出医药费’的嘴脸”,无比讨人嫌。

    最喜欢吃的东西是醋昆布,最喜欢的动物是定春,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游乐场,最喜欢玩的游戏是踢罐子,最信任的人是银时,最讨厌的家伙是冲田S王子。

    短时间内不可能有什么变化的个人资料。

    即使对被阿银揪着扔回星海坊主那里的做法神乐始终想不明白,但终究还是小孩子心思,即使不开心不愉快想不通,到了最后也会因为他来救自己而变成了绝对的信任与完全的原谅。但是对于冲田呢?

    星海坊主离开之后,神乐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高高的墙下掉眼泪。决定了要在大江户留下来反而会为另外一方的离别而感伤。正当神乐眼泪一把鼻涕一把自言自语“爸比我将来一定会跟你一起前往银河系把整个宇宙掌握在手中”时,穿着黑色制服的棕发少年用手调整了一下脖子里的白色领巾出现在她的面前咧嘴笑了:“我说醋昆布丫头,你连眼泪都带着酸味么,按理说从你的台词来看你应该是莱茵哈特派啊为什么还如此穷酸到叫人不能忍?”

    劈伞就打。

    夜兔族的恢复力是惊人的,虽然之前在与异形的战斗中神乐受了不轻的伤,但是包扎之后一会工夫就已感觉不到什么疼痛,只是伤口愈合的速度跟不上精神力的恢复,还没斗到往日1/10的分量,神乐就明显感到力不从心的疲惫。一伞砸下去根本没有什么力道可言,心想这次卖了破绽肯定会遭反击,但是将眼罩顶在头上的清俊少年却没有避让,就任凭那么一把紫色的伞划开了左臂袖子的衣服料。

    团子头姑娘为这出乎水准的结果愣了一秒不到,立刻换回了“挖哈哈哈你今天终于栽在我手上了姑奶奶今天要把你打进地狱的十九层叫你死过来再死过去”的三白眼表情,于是又是削着风过去的一伞。

    这次少年抬起手宛如抓一只小动物般轻易地握住了女孩的伞尖:“好啦好啦,这次是你赢了还不行么,关东煮,要吃不?”
    “再算上30份醋昆布!”
    “10份顶多。”
    “29份!”
    “11份。”
    “28份!”
    “12份。”
    “12份。”
    “28份!”
    “28份醋昆布,成交!”神乐抽回被他握住的雨伞,一副小恶魔得逞的得意表情。


    Chapter 3
    一起站起来她翘起脚顶多能勉强够到他的胸口,坐下来他比她高一个头。少年摊开长长的手臂用手托着腮看她端起盛着关东煮的杯子不顾旁人地吃起来,于是放心地从她柔软的头发看到长长的睫毛,看到因为吃得太急而微微泛红的鼻头,看着她那张曾经在危难时喊“阿银”而不是自己的小巧嘴巴就着醋昆布喝关东煮的汤汁而被烫时,微笑爬上了他的嘴角。

    如果那会儿没有注意到她的脸色而继续跟她打下去会有什么结果?总悟一想到这个,刚刚被雨伞割伤的左臂就隐隐疼痛。自以为认识她的时间绝对不短,至少不比土方近藤他们短。但是却和万事屋的老板一样是今天第一次见到她的眼泪,他有些不忿。平日里趁着巡逻的名义动不动就往歌舞伎厅跑绝对不是因为像RPG游戏里那般到处练极,而是在他看来这个梳着两个团子头的中华妹妹实在有趣。有着晶莹剔透的白皙皮肤与湛蓝眼睛,明明美得像个瓷娃娃一般的小姑娘,却有着火暴的脾气与慑人的怪力,跟自己吐槽,跟自己干架,会在假装没注意到她的时候关门放定春,还会揪着自己的衣领子把“白痴笨蛋呆子S星变态你要是想玩捆绑游戏就去找眼镜忍者薪水小偷你再骚扰一般市民我就把举报电话打到警视总监那里调你去交通科当吉祥物”之类的话不喘气地喊出来如同顺口溜。真是好玩。

    因此才以为跟她已经无比熟络。即使她不会像昨天晚上看的电视剧那样抱着自己说“带我走吧,我想要成为你的幸福”但至少也该在与异形战斗时往自己这边投来一个寻找的眼神。可是她从异形的束缚中钻出来时第一拳击向的是万事屋老板,据说原因还只是他骗她说偷吃了醋昆布。

    原来天天找她打架也比不上那个把她推回她不想回去的地方的白毛老板,原来每次打架完都挪用副长专用共款请她吃的饭也不如那又酸又臭的破零食。

    “喂,你不吃么你不吃的话我就全吃掉了阿鲁。”神乐一边说一边把总悟面前的关东煮端到了自己的面前接着吃了起来,少年舒展了一下眉头。

    “喂,你知道我叫什么吧?”

    “知道的话可以再给我要一份菠菜蛋糕么阿鲁?”

    “你叫次我的名字看看。”少年满是鼓励的期待表情。

    “冲田总司。”小姑娘垂下头继续与杯子里的丸子鏖战,“昨天看《新选组!》记住的,藤原龙也长得一点也不像你阿鲁,倒是香取版的近藤猩猩要好看得多呢。”

    “……老板,结帐!”少年刚想站起身,神乐就在一边急忙喊道:“冲田总悟冲田总悟是冲田总悟啦我刚才只是不小心穿越了一下下而已老板我们还没有吃完请再来三份菠菜蛋糕阿鲁。”

    第一次听到她叫自己的名字,还是一口气地叫三次。虽然是在这种完全不在预期范围的气氛下却依旧叫他忘了去吐槽“不是说好了是一份菠菜蛋糕的么怎么变成了三份!”,总悟坐回椅子觉得心里跟着刚上来的菠菜蛋糕一起热乎乎的,于是眼珠转了转继续问身边的团子头。

    “呐,我算是你的什么人?”

    “太不公平了阿鲁,”神乐放下一扫而光的空杯子摸了摸肚子,“为什么你一直在不住不住地发问呀是更年期提前还是生理期到了啊,你叫我记你的名字那么我的名字你还不是一次都没有叫过阿鲁,平时总是‘喂喂喂’,‘前面带着大型犬示威游行的无良市民’,‘浑身散发着醋昆布味道的中华丫头’,我还想问你知道不知道我叫什……”

    “神乐,夜兔神乐。”少年不等她说完就急忙开口,“我还知道你爸爸是宇宙清道夫星海坊主,母亲早就去世,有一个失踪很久的哥哥,之所以滞留在大江户是没有回家的路费,小时候因为用力过猛抱死过小兔子于是才养了定春,最喜欢玩踢罐子与吃醋昆布……”如数家珍地一样一样讲出来,少年的眼中有浮光流溢,“这样够了么?”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少年看到女孩脸微微一红,接下来她别过了头嘟囔道:“有着调查别人来历的职业病警察真是招人烦。”

    好嘛,请你吃掉了土方两个月岗位津贴的关东煮结果却是对于警察这一职业的恶意人身攻击你到底有无良心呀。冲田有点悻悻然。

    “……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游乐场。”离开小铺子的时候神乐突然没头没脑地念出了声,“你可以把这条再加进你的资料去。”

    “这条太简陋了,不如换成三围数据好啦虽然我知道你肯定是129,129,129等级……”

    饭后健身运动时间开始。


    Chapter 4
    虽然决定留在了江户,却不知道该怎么向万事屋迈出回家的第一步。幸好那天是扛着火箭筒的黑衣少年陪着她一直走回的歌舞伎厅。

    “我说你跟着我走做什么!告诉你阿银是绝对不会给你刚才吃关东煮的钱的!”神乐斜眼看了让自己站在马路内侧的少年,神情蛮是挑衅。

    “啊啊你听没听说过警察有护送未成年儿童平安到家的义务啊你个法盲不然明天我给你办个证明你每天都来真选组听斋藤的安全讲座如何?”见少女今天并无心跟自己斗嘴,总悟沉吟了一下,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今天我也去了。”

    “当然知道你去了,不然刚才请吃饭的是你的双胞胎哥哥么死蠢。”

    死蠢的是你呀,不要搞错对话的重点好不好呀!少年在心里默默吐槽,但顿了顿之后,说的话却是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神乐,你还疼么?”

    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原来发音如此好听。

    他没有说“为什么你跟异形战斗时不喊我的名字”没有说“为什么你不抱着我哭泣”没有说“为什么你说想留下的理由不是因为我在这里”,只是卸下了平时飞扬跋扈的开朗面具与百般刁难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别扭小男生外衣,弯下腰对着他一个人的醋昆布公主柔声问:“你还疼么?”站在你身边的我,此刻又能够为你效些什么力。

    不知道是不是夕阳的关系,神乐的脸上被蒙上了一层可爱的红晕:“烦死了烦死了都说不要用你们地球人的思维来衡量我们夜兔一族的恢复力那点小伤早在遇到你之前就好彻底了你今天到底在抽风阿鲁是在捉弄我么一定是在捉弄我吧!”

    少年不再说话,任夕阳的光将自己的棕发铺成浅金色。神乐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在前路中很远很远的地方叠在了一起。

    快到万事屋的时候神乐把伞收了起来学冲田的样子扛在肩上:“我到家了你可以走了。”

    总悟这时又恢复了一贯的嬉皮笑脸:“我又不是你的召唤兽呼之则来不呼则去知道么你现在的做法叫始乱终弃。”

    “刚才好好说话的人是你么真的是你么你到底是有多重人格还是有个跟你共用一个身体的双胞胎哥哥呀叫他出来我要跟他做好朋友阿鲁。”

    “对女孩子来说跟异性做好朋友的潜台词就是想要与之交往吧?”总悟笑得狡黠,“另外我没有什么双胞胎兄弟我只有个叫三叶的姐姐,是个你再过多少年都比不上的大美女哦。”

    不知道为什么少年的这句话神乐一直记得。或者是因为他说姐姐比她要漂亮百倍,或者是因为他第一次如此毫无防备地只对她讲起他自己的事。

    见神乐没有反驳,冲田以为炫耀自己的亲人又让她想起来了刚刚离开的父亲与不见多年的哥哥,不禁为自己的口不择言深深懊恼,情急之下把那句他憋了好久的话说了出来——

    他单手抓着神乐单薄的肩膀垂眼说:“抱歉,我的火箭筒射程够不到异形,下次我会换航空导弹来Level Up,所以……所以下一次,我一定保护你。”

    神乐的瞳孔里映出少年执着的坚定的脸与夜幕下沉沉的安静黑暗。

    Chapter 5
    神乐甩手抹去脸上的汗,捡了个阴凉地坐了下来。

    从阿银那里得知三叶去世的消息是一个无风的晴朗早晨,神乐正躺在定春身上一边吃着醋昆布一边看着搞笑电视剧,从来不喜欢讲别人闲话的银时突然一反常态地对她说:“那小子的姐姐昨晚去世了,如果要找他打架玩,还是过段日子比较好。”

    突然之间有什么东西慢慢渗进了肌肤纹理,腐蚀进血肉与骨髓,一直钻进心底的最深处化作一把榔头,直到敲碎某个角落使它分崩离析。

    不是没有尝过与亲人死别的痛苦,当初妈咪去世之后自己撑着伞成天成天站在走廊的玄关处等着爸比与哥哥回来是神乐那时唯一的期盼。其实很怕很怕孤独,所以才尽力活得无比喧嚣。虽然那阵子等不回爸比也盼不到哥哥,至少知道他们总有一天会与自己相见。可是冲田呢?他身边除了那个叫他无比骄傲的姐姐外,现在还有没有着能够让他站在家门口苦苦等待回来的亲人。

    神乐不敢想得太深,她把自己会比他先因为这种钻到心底的疼而哭出声。

    思路断了,这时她看到棕发少年摇摇晃晃地从远处走了过来,依旧穿着真选组的制服,似乎变得有些清瘦,但笑容依旧。

    第一反应是用伞挡住自己权当长在角落处的紫蘑菇,少年见了又好气又好笑,站在雨伞前面举起火箭筒:“我现在以‘不经政府允许就在路边种蘑菇’之罪行逮捕你。”

    惯例激斗大概持续了20分钟,在没把当地的武装警察招来之前总悟感到意兴阑珊先撤了兵,手法依旧是百年不变的:“冰棒,要吃么?”


    Chapter 6
    “啊呀执勤中给妹妹买冰棒么,真是个好哥哥呢。”卖冰棒的大叔对着正在掏钱的总悟啧啧赞叹,“你们兄妹长得还真像呀,把妹妹的团子头去掉就是哥哥样了这漫画家真是太狡猾了哈哈,哈哈哈……”

    “谁跟他是兄妹啊混蛋!!”神乐先叫出了声,之后拿着冰棒惺惺地走掉了。见神乐走到肯定听不到自己声音的时候冲田举起火箭筒瞄准冰棒大叔的脑袋一字一顿:“那不是什么兄妹脸啊老板,你知道有种说法叫夫妻相么夫——妻——相?”

    总悟在团子头女孩的身边坐了下来:“你怎么跑到武州来了。”

    神乐握着冰棒舔舔舔,回答得漫不经心:“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失了,正在全国旅游寻找自己。”

    “我姐姐三叶的事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没有任何铺垫与预兆地开口。本来以为他不会说,自己也不打算提,可是他竟然就这样把伤口先揭了起来,叫她不得不直视过去。

    “啊。阿银告诉我的。”

    “真是可惜呢,”少年抓着头笑了,“本来还想有机会叫你见见我姐姐呢,我姐姐长得可漂亮了,你肯定会认输的。”依旧是跟以前那样如同小孩子的炫耀表情,但用的却是假装开心的语气。

    “想哭就哭出来吧,我的雨伞可以借你当肩膀用阿鲁。”

    “这是你从哪部三流电视剧里学来的台词啊,简直比土方先生看的《激萌脑残星人》还要蠢上N次幂!” 少年终于笑出了声,“……莫非,你是因为担心我才来的武州?”

    “鬼才担心你呀只有你家的花盆屋梁与榻榻米才担心你呀我都说了自己是因为迷路才跑来的这里你知道自作多情怎么写么你小学有没有念毕业呀!!”

    “那你今天跑到我们屯所大叫‘把冲田总悟给我交出来’做什么。”总悟指着自己黑色手机语气平静,“之前跟土方先生通了个电话,他叫我在武州等着你来。”

    一瞬间神乐语塞了,满脑子都是“等我回到江户一定要把这个美乃滋人绑在丘比特火箭上发射到太空去”。

    “谢谢。”

    神乐扭过头,此时少年正用深色的瞳孔盯着自己,“谢谢你特地来武州找我。”无比诚恳,没有以往的一点俏皮。

    但神乐还是想要辩解:“都说了我不是……”

    “不过呢,我可不是那种需要小姑娘来安慰的懦弱男人,我回武州不单纯为了悼念亡姐,穿着制服的我不是为了满足同人作者的制服控而是在执勤哦,”说着总悟扛着火箭筒站起了身,“转海屋的余党,这次我要以走私军火威胁社会和平等罪名逮捕你们回大江户!”

    神乐顺着少年的声音移动视线,以他们坐的长椅为圆心,200米为半径的圆周上,围满了杀气腾腾的不速之客。


    Chapter 7
    自觉转海屋事件欠了土方一个大人情。

    “你可以不喜欢他甚至讨厌他,但是作为队友,总悟你必须信任自己的同伴。”鲜少正经的近藤那次难得一次敛起眉毛责备了自己。“如果被真选组的队员知道转海屋的BOSS是冲田的姐夫,冲田队长会在组织里失去立场。”山崎复述的这一理由叫当时被嫉妒与怨恨蒙蔽头脑的少年如被人泼了一桶冷水。

    太冲动,太固执,太不成熟,太孩子气。冲田拉开火箭筒的保险装置,比起那个一直误解土方,更加不能容忍那个无法将背脊放心交给同伴的自己。

    这次回武州的事冲田没有跟真选组的任何人说,近藤与土方也没有问起,只对说着“想出去走走”的自己轻描淡写地点了点头来了一句“去吧,记得早点回来。”

    他们都以为还没有从悲伤中振作起来的少年只是想重回故里,却不知道少年此刻正穿着他最引以自豪的真选组制服肩扛火箭筒站在转海屋余党面前敛声道:“问我是谁?我是真选组一番队队长冲田总悟!”

    三叶的亲生弟弟,大江户的流氓警察,时刻跟土方副长作对的S星王子,喜欢欺负可爱女孩的臭屁男生……说到身份他有许多许多个,而那个“隶属真选组”的归属却一直在那里,是放在心底最为珍重的东西。

    是他比“有着和蔼姐姐的笨蛋弟弟”更骄傲的身份,没有之一。

    火箭筒喷出肆虐的火蛇,看着一轮又一轮的围剿完全被遏制下去的少年回过头向身后的团子头姑娘露出弯弯的好看笑容:“你干掉了几个?”

    神乐一伞扫开一排来敌:“阿银说过执着于杀敌数量的人都是小肚鸡……”

    “轰!”

    “死S星人你有无眼睛啊往哪开火箭筒!!”神乐瞪着眼睛看向刚才冲她站的位置放炮的少年,看也不看一伞拍开从她背后来袭的敌人。

    “对不起刚才火箭筒声音太大我听不清。”少年持着“啊——啊——啊”之类完全没有任何波澜的语调念着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拙劣台词,下一秒他脸色一变将整个火箭筒向神乐所在的方向扔了过去。


    Chapter 8
    冲田的火箭筒与冲着神乐发射的导弹撞在了一起,因彼此抵消而产生的巨大爆炸席卷了神乐的头顶,还没来得及撑得起雨伞抵挡爆炸气流的神乐突然感到身子一沉。

    少年弯开双臂将她压在了自己的怀里,他的胸口抵着她的脸,感觉有些痒,手臂的力度强到叫神乐觉得无比陌生。他在抱着她的时候还不忘紧紧捂住她的耳朵不让她被爆炸的余音波所伤,片刻后她抬起头看到满脸黑迹的少年冲自己露出如同阳光的满意笑容:“怎么样,我说过要保护你的,做到了呦。”

    他原来没意识到之前在柳生门下作战时他为她破敌的那一刀就算保护。原来他一直还记得“下一次一定要保护你”的咒语。

    神乐看着少年正在流血的肩膀心里某个地方像被人用钳子夹住一般剧痛:“你是傻瓜么你不知道我是夜兔族么这点爆炸根本伤不到我的连你的脑子里也装了美乃滋么!”

    越是大声冲他嚷越是觉得心里无比疼痛。

    “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心疼我么,不过现在确实不是八点档时间呢小神乐,” 少年松开手臂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抽出了腰中的长刀,“等我们砍完剩下的敌人之后,我不介意跟你上演深夜档哦~”

    说着总悟与神乐分别冲向了敌人阵地,但毫无紧张感的吵嘴依旧在继续——

    “你一个人去出演深夜档吧死S星人!!”
    “明明注定将来要嫁到S星的你还有什么好别扭呀!”
    “谁说要嫁给你的啊你这感觉良好的大S王子!”
    “你是小S么你一定是小S公主吧~”

    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下注意他的剑技,结论是比当初在柳生家看到的更加恐怖。神乐形容不出来眼前的景象,他的剑法没有阿银的硬朗却比他的柔韧与多变,没有土方的凛然却比他的利落与张扬,利刃扫过之处破军万里,剑气所及之处皆可伤人,完美若鬼神。

    “哦被我迷住了么不如就这样嫁到真选组吧,可以每天给你吃山崎宝贝的真选组特制香肠哦。”砍倒最后一个敌人之后冲田收起剑冲站在自己身后呆望的女孩笑得狡黠无比。

    “都讲了我是素食主义了快把香肠给我换成醋昆布!”

    这次竟然没说“谁要嫁给你”,换言之如果换成醋昆布就能买卖成交么?

    有机会一定要试试看。


    Chapter 9
    跟那天被他送回万事屋一样,走的依旧是一条撒满夕阳的石头小径。跟人打架完全没有受伤却在下台阶的时候踩空了扭伤了脚,少年对着又气又疼的神乐啧啧啧啧了好一阵子之后转过身将后背对向她:“上来吧,正好你帮我按住肩膀的伤口。”

    第一次觉得他的肩膀原来这样宽阔,趴在上面的舒服程度不亚于躺进定春的绒毛。突然她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问:“喂,你为什么不用你的领巾来包扎伤口?”

    “队长级别的领巾可是很贵的血迹那种东西又难清理,如果就这样作废会被后勤部长罗嗦到死而你的手完全没有价值可言不如变废为宝好好利用道理就这么简单。”

    “你再这样说我就把手按进你的伤口里叫你疼得跪地求饶阿鲁!”

    “啊呀啊呀你没听过安达充先生说‘丈夫经济不好的时候妻子就要努力’么,你我既然已经相濡以沫这么一路了就不要再相爱相杀了好不好我现在真的很疼啊。”

    “……很疼么?”神乐下意识地加大了按住伤口的左手的力道,“我再用力帮你止血一下。”

    “喂喂你真的要按进我的伤口么你果然是打算按进我的伤口吧!”总悟疼得直咧嘴,“我现在一点都不期待你说这种话呀你就不会问我安达充还有什么名台词么?”

    “……哈?”

    “冲田总悟喜欢夜兔神乐,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喜欢夜兔神乐,这句话我会十年说一次。”

    “……凭什么是你先说这句话啊,”神乐突然变得无比愤怒,“明明是我先喜欢上你的!!冲田总悟听到没有是我先喜欢上你的!”

    这次轮到冲田惊讶了,他扭过头看着背后女孩气得鼓鼓的脸蛋:“这又是哪部作品的台词?……痛痛痛你不要再这么使劲按我的伤口了我知道这句话是你原创好了谢谢谢谢我很高兴痛痛痛……”

    最喜欢吃的东西是醋昆布,最喜欢的动物是定春,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游乐场,最喜欢玩的游戏是踢罐子,最信任的人是银时,最喜欢的人是冲田总悟。

    长期个人资料最终订正版。


    Chapter 10
    黑毛白毛家长赶到的时候发现两个孩子正头靠头地倚坐在长椅上睡得无比香甜,银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看来两个人之间发生了许多好玩的事情。”

    去往车站的路上忍着没抽烟的土方背着年纪比他小的剑道前辈一直在嘟囔:“总悟这个死小孩子既然是追查转海屋的余党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他再怎么厉害对付那么多人也很勉强的吧真是爱逞强。”

    “多串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以同样姿势背着神乐的万事屋老板眨着死鱼眼笑道,“就算再怎么强总一郎也还是个孩子嘛,是孩子就自然有着不想叫大人参与的活动时间呐,而且他一定是在以这种方式还之前欠你的人情,恩恩不过这种时候能叫总一郎振作起来的可不是我们这帮大人而是同龄人的力量,少年心什么的真是如同红豆冰一般美妙的存在啊……”

    “谁是总一郎啊混帐!”

    ……

    …………

    再次见到神乐是在伤好之后的每天例行巡逻时间。激斗半小时之后冲田借着空隙拉过神乐的胳膊:“上次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很谢谢你先喜欢上我不如我就用KISS表达感激吧。”

    “啪。”无比清脆的巴掌声。

    大江户的夏天还很漫长。
                                                                           
     [Fin]

    分享到:

    评论

  • 真棒。
    这是我喜欢上水果君你文笔的第一篇文呢
  • 现在想起来挺值得回忆的,禅月是我的第一本同人志,就这个把我拖入了同人志深圈。真是回味那时的冲神党,貌似现在主席已经没动力了。偶尔看到银魂在鸡血一次
    回复freekid说:
    ……咦???这里怎么发出来了???
    2010-03-13 13:2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