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难得如此虔诚 - [鸡毛蒜皮天天见]

    2010-03-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panaipo-logs/59890847.html

    跨度太大,剧透太多,看不懂是正常的。万一看懂了,也请不要声张。

    美人迟暮,英雄潦倒。哪怕不必刻意为之,该发生的也终究会发生。

    都是突然发神经写的,看不顺眼了就删掉。

    ————————————————————————————————

    其实我只要能写到一切有关依雷斐骑士团的事情就会很开心。

    虽然不是一个时间段,乃至不是一个空间。

    然就像在《曜杀》的结尾处写的:“
    后来终于有一名叫伊克冉·赞布兰特的黑发少年强行突破了贝雷斯特岛的层层守备,对着自己拔出的古老长剑,郑重地按住了左臂上的青色徽印。

    然而那又是三百年后的另一个故事了。”

    明明是一个可能要在好几年后,甚至永远不会被人看懂的暗示,自己却高兴地不得了。

    无他,只因如此笨拙的自己,在无数次被别人创造的世界所折服的时候,只有这一刻能够感受到,自己可能也在重组着一场社会关系,无心又有意地缔造着另外一种别样的文明罢了。

    脑中总是存在着不同的次元。

    它们彼此平行,偶尔相遇。打一声招呼就继续各自赶路,谁也不妨碍谁,但是对对方的存在都知道。也许只有这个时候能够感到自己脑中天下三分的快意恩仇。

    刻意保留了杜先生的银发设定与“总长”的称呼,虽然他远没有当初那位“苍金狄瓦诺”的高傲。不过或许他也曾经有过如后者一般意气风发的23岁。谁又知道呢?唉,你差点从出场就被写成一个60多岁的老头啦,还是我给你减了20岁呢。

    虽然早就设计了从X2到风葬之间的年表,却一直都没有设定尼洛亚特狂歌到X2之间的年表。也完全没想过狄瓦诺到杜叔叔之间隔了多少代,更懒得管依雷斐骑士团为什么会从所谓的“皇家骑士团”变成了洲际之间无人知晓的梦魇。

    三百年前的阿席梅勒还能天真地对黑发友人说出“待这圣殿倾塌,你我仗剑天涯。”三百年后的伊克冉就每天想着怎么把达樊莫族的所有至此埋葬。时间再往前推过八百年,疾鸣与雷翼仍在
    齐努哈姆荒漠中进行着无休止的战争。四百年后蔑视着神权的狄瓦诺抱着长枪出入教堂冷笑自己的告解没有任何神明可以倾听,却不在意他的爱枪“庇顿”之名,取意“弑旧主,畏新王”。而等到了杜先生这里,在人生最后的被囚禁的时间里,孤身在极寒之地等待着那名唯一知道他身份、不叫他老师而依旧称呼他“总长”的贵客,为他并不短暂也不精彩的一生做最后的鉴定。

    “你跟我不一样,这里还不是你的最终之地。”

    那个时候这位贵客还以为这只是一句最简单的逐客令,却不曾想过,它预言了三年之后在基菲尼亚,自己会放下手中的“跋曜”对面前的鹰王以死相降。

    都是一些想到无法再润色或者再更改的剧情。他们会依循各自的齿轮循规蹈矩地出生或者死亡。我想也许有一天我能够把这个纵横千年的拼图一点一点地拼出来。哪怕演员在台上声嘶力竭,台下既没有观众当然也没有片语只言的喝彩声。

    没有赢家的战役说,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主角,又都不是主角。从最远的开始讲,疾鸣与雷翼两败俱伤,齐努哈姆荒漠中的那场伤心雨,讽刺地成就了三百年才能出现一次的沙漠虹;
    镞霄女神的死去,西提顿全神毫无异义的接替,事实上也没有让这个世界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被害者与加害者的区别从来都没有怎样泾渭分明过,不然狄瓦诺的长枪所向,也不会有丝毫的迟疑;阿席梅勒第一次运用跋曜之力的时候肯定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以叛贼的身份在22岁的夏天里死去,之后那把被封印在贝雷斯特岛的古刀,陪他承受三百年的污名一起;这里最幸运的人或许应该是伊克冉,最后他终于离开那个他差点就一辈子都不能离开的大陆,得以站在白帆之下潇洒地扬扬手对着那个仓惶世界说声拜拜了,哪怕我不会再回来。

    都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或许也真的是罢。

    ——兴衰成败,改弦更张。浩浩时间总会有一天将所有人都遗忘。

    之后再度轮回恩仇与爱憎。

    分享到:

    评论

  • ……虽然被剧透到【】果然【】了,但……人终有一死呜呜呜。蹲地去脑补。
    从谢谢叔叔还在斧头日记贴你们的设定聊天记录起就期待着有一天看到那个完整的世界了,所以请继续写吧,等着那个恢弘世界完整出现的那天T__T
    回复yanhe说:
    ……那你一定要活得够长……当然我也是。
    2010-03-08 00:27:28
  • 作为读者,并不能从里面看懂多少,得知多少剧透的份量,也不可能体会作者包含在里面的所有感情。但还是很感慨,毕竟多少能参透些内容和感受。一直以来都偏好有漫长时间轴的故事,但能有机会看着断断续续的时间轴化为整体却无比难得,想看你们笔下完整的世界。
    打这一段时给自己都酸得要死=L=……羞涩地跑开
    回复灰星说:
    呜呜呜等我慢慢写(……);_;
    2010-03-08 00:05:52
  • 脑补= =
    原来我不但要脑补自己的系列……也要开始脑补喜欢的写手的系列么……我以后会变成习惯性脑补小剧场的……
  • ……原创的意思是不是blurry的意思?
  • 【】果然英年早【】了……泪奔~!

    (不声张不声张不声张……)
    回复Ag说:
    嗯,当时他的人设还没出来,在年表上的设定中就已经死佐了。
    2010-03-06 12:30:07
  • 我始终好想看你笔下的恢弘世界+2……
    我在等你偶尔从同人的世界切换回原创=v=任何时候咱都奉陪到底。
    回复裙子说:
    我一直都有原创啊……只是不会讲也不会放。

    ……当然了,狂歌的外传我还记得。
    2010-03-05 23:55:22
  • 吭哧吭哧看完了吭哧吭哧被内伤TAT……
    回复秋仔说:
    ……嘘。
    2010-03-05 23:59:03
  • [待这圣殿倾塌,你我仗剑天涯]

    懒如我,能义无反顾跳下去的坑没几个……不过水果大大你笔下的恢弘世界,我始终好想看
    回复念念说:
    我一写就会让自己的捉襟见肘露馅,所以阁下不妨跟我只是一起脑补吧wwww
    2010-03-06 00:00:48
  • 真撒鼻息啊,咩咩子。
    回复伊谢说:
    只有你才能全部看得懂你是不是有点暗爽得撒鼻息?
    2010-03-06 00: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