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篇不是同人本用稿,是当初朋友的游戏杂志约稿。

    Zack与Aerith这对恋人我是那么那么地喜欢。在所有支持的CP中绝对属于不会有任何异议地最喜欢。任何时候提起他们都会心里泛酸。

    去年在FF7ACC的评论稿中写过这么一段:

    “最后一战扎克没有援军。他在滂沱的米德加尔郊外倒下去就没能再起身。他倒下的时候也没有扔下剑。阴霾的天空倒映在他晃动着魔晃蓝的眼珠里。他奄奄一息,他气若游丝,他匆匆交代着自己的过往与希望。他对克劳德说,不要放弃荣誉与梦想,我曾经想要成为英雄。你要活下去。你是我生存过的见证。

    可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用尽力量保护的金发少年不再记得他的笑容,他用力爱过的这个世界不再提起他的名字。他爱过的姑娘很久很久之后才知道他早已死亡。他效忠的组织最后成为了整个星球的BOSS。他的朋友或离开或死去。他死前交付的重剑,许多年后矗立在米德加尔郊外的山丘上,目睹着一切风云变幻最后斑斑上锈。

    结果我的英雄最后什么也没剩。”

    ——而这,大概就是我之于FF7所有的怨念吧。

  • 依旧先说明,小说名是VLV歌词里的一句。不是我原创。

    温馨也好搞笑也好悲情也好文艺也好考据也好,APH同人稿的强人都太多了。所以这篇S&S完全不会像银魂的FANS提《荒野》提得那么让我充满了暗爽XDDD(说笑而已,不要当真)

    然我觉得S&S是我写得最顺的一篇!哪怕被朋友嘲笑“你写的哪里是同人,你写的分明是评论!”也还是觉得顺手得就如同用浅井长政去打织田信长……!

    别的么……这篇稿自打排完VLV之后我就再没看过了。

  • 因为当时在听Rin'的《飞鸟》,就随手抄了这个标题名。

    朋友看完之后说这篇风格怪怪的,问我是不是当时武侠看多了=。=天地良心我是个从来不沾武侠的人。……我也不知道怎么写成了这样……!

    不像《荒野》中的诗句都有出处,《飞鸟》中松阳先生念的那首是我乱编的,所以念出来感觉特别挫……=_=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但还是让我最后喋喋不休一次吧,荒野—>燃炎—>飞鸟,无论是剧情还是时间,三者形成了一个圆。(因为它们仨,让我充满了“坑填完了!”的快感……!)

    不过谁知道我还要《闭光》里再新写至少一篇……我恨裙子。

    《闭光》里的新篇名字决定叫,梦花火。

    那么从荒野,到燃炎,到飞鸟,最后到梦花火,读起来似乎也不错……(是你自我安慰的技能太强了)

  • ……对于这篇我觉得没啥好说的……(揍!

    反正我很不要脸地因为自己写的又子重新萌上了她对总督那执着而无望的爱……(揍!

    别的,这一万一千字,好像是我写过的最长的同人了!

    ……之后作为修罗的主催,我现在可以说了吗,我不仅没有分到一分钱的红(因为我算错帐了,等把大家的钱都分完了发现……唯独没有我的!!),而且把自己的样书都最后捐出去去做BOX了!!(还是因为算错BOX的数量了!!!)……幸好去年格子来北京的时候给我带了一套当时我多送给她一套的《修罗》……所以我觉得我很有先见之明!

    没了!

  • ……虽然它没有收录在任何同人本里(今年大概会【不算钱】地收录在《闭光》本里……),但是它却是《修罗》与《曇天》的起源。

    CZ当初给插的图真是美死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前些天作文还给我画了许多荒野的漫画场景!!大满足!!

    当时朋友看了荒野,说我把高杉大魔王写得“太清爽了”(用现在的话来讲就是OOC了只是人家当时顾及着我的面子没好意思说出来……),不过这确实就是我所理解的高杉吧,所以OOC就OOC吧……毕竟哈姆雷特在第一万零一个观众眼中,他可能不再是哈姆雷特而是莱因哈特……(咦我刚才好像说了一句似乎可以红的话?XDDD)

    当时就说过了,不过我不介意再重复一次,

    总督大人您一直都是我的一世无双。

  • 07年给禅月写的冲神稿,还从没放过网上。

    至今写过的所有同人中……只有这篇觉得写得最差……原因是……我根本不会写情侣啊!!!!(爆)

    所以就……当我在BLOG备个份好了。

    记得当时制作禅月的时候格子说“我可以给你的这篇稿拖到6月9号,之后咱们就立刻下厂了,不然赶不上YACA!”……结果我拖到了6月11号,这人跟我发了好几天的“汹涌而来的冰冷杀意”表情……YACA前夜的前夜,我跟格子大半夜走在连空气都湿漉漉的广州街头,跟着她去找24小时自助银行给印刷厂打钱,看着她跟印刷厂吵架生气,当时内心以=口=这样一张脸想,“啊……同人本这种东西,看来我是一辈子都做不来主催了,好麻烦啊……”

    ……结果大家也知道了,禅月完售三个月,我就因为《修罗》走上了“同人本要么是自己把自己折腾死要么就是自己被别人折腾死”的不归路上。

    禅月肯定不是我们这帮从07年一直走到现在的人都最喜欢的本子,但之于我,恐怕是最难忘的吧。前两天跟伊谢要书,他讲“等回头快递你,我亲手包的哦!”我说我一点都不感动……结果他讲,“对啊,你当年可是因为嫌碍事,一手把我们刚包好的禅月的包装哗啦一下撕开的人呢……”

    ……如果不是他说,我可能都不记得我还干过这种当时差点让格子掐死我的事情……=。=

    因为这篇稿认识了米栗,这是至今想起来关于这篇稿的最开心的事情。

    不讲了,总是叨叨旧事会觉得自己真的老了。


  • “那是我有生以来,所企及的最大浪漫。”

  • 都是突然发神经写的,看不顺眼了就删掉。